热门搜索:

上都浮现出了一抹狐疑的神色都不明白海蜇王这传承力量怎么会是

时间:2018-11-02 21:5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一声巨响。
 
    所有人就看到,叶潇的两只脚都陷入到了坚硬的地里。
 
    而叶潇并没有被象王这一招直接给斩成两半,而象王整个人也是一愣,显然没有料到,叶潇竟然真的抵挡住了自己这全力一击,不过,身为象族最精锐的王者,几乎每天都是在搏斗当中度过的,自然不会只比拼蛮力这么简单,点了点头道:“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力量,没有想到,你和其他的蝼蚁人类不一样,不过,接下来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,我会让你知道,为什么象族的实力能够跻身进入到三十六蛮族的前五里面,你今天,注定要死在我的斧头下面。”
 
    象王举起斧头,再一次向叶潇劈了过去。
 
    后者这一次没有硬抗,而是整个人往地上一倒,然后滚了两圈,才躲避过象王这全力一击。
 
    只见象王的斧头,直接就在地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深沟,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显然都知道,要是被象王这一招给打中,恐怕只是一招就能够把人打得粉碎,而颇有些狼狈的叶潇直接站起来,一脸玩味的望着象王道:“既然你要比肉搏,我也让你知道,你那引以为傲的象族本领,在我的眼里,是最幼稚可笑的东西。”说完就看到叶潇提着方天画戟,直接就像象王冲了过去,虽然力量看上去没有象王的那般震撼,但是速度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 
    快如闪电。
 
    无论是叶潇还是象王,此刻都已经将**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而叶天斩这边,简直就是憋屈到了极点,他一向自信自己的**力量也不弱,在修炼地仙武技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修炼自己的**力量和枪法,只是此刻,就算是海蜇王站着不动,自己竟然也伤不到她分毫,一切正如她说的一般,她的**防御简直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,饶是带着一丝神识的七彩龙鳞枪,也不能够给她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 
    “小弟弟,要是你打够了,就让你见识一下姐姐的传承力量了。”
 
    海蜇王笑意怏然的望着叶天斩,白皙的十根手指交错在一起,组合成一个又一个古怪之极的手印,口中更是念念有词,一个个繁琐隐晦的词语从她的嘴里念出来,原本还想冲过去的叶天斩,整个人都定格在了原地,不但没有趁这个机会冲上去,反而后退了好几步,一脸凝重的望着海蜇王,他知道,海蜇王马上就会打出她的传承力量了,虽然说,海蜇一族是三十六个蛮族之中最弱小的一个,但是叶天斩也知道,哪怕是最弱小的一个,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。
 
    气势逐渐高升。
 
    而海蜇王那一头带着少许紫色的头发无风自动起来。
 
    叶天斩也没有想到,这个最弱小的蛮族王者,竟然强到这个地步,就算是他也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从心底滋生出来。
 
    “海神之怒。”
 
   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。
 
    一切都是波澜不惊。
 
    周围的那些半步地仙里面的翘楚,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狐疑的神色,都不明白海蜇王这传承力量怎么会是雷声大雨点小。
 
    只有叶天斩,瞳孔一阵收缩。
 
    整个人眼前的景象似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自己这一刻身处在漆黑如墨的海水里面,周围到处都是海蜇一族的成员,自己想要提起七彩龙鳞枪对敌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全身似乎都不能够动弹了,而那些海蜇一族的成员,一个个都举起了手里面的长矛刺向了自己,饶是在南天门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的叶天斩,此刻也只能够眼睁睁的望着这些海蜇一族的成员对自己发起进攻。
 
    一支支长矛刺进自己的身体。
 
    真实的痛楚蔓延到自己全身,叶天斩知道,自己现在身处于幻境之中,只不过这个幻境太过于真实,连痛楚都是一清二楚,虽然不会死,但是这样的折磨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,这简直就是一种刑罚,才过了片刻时间,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叶天斩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,整个人脸上都布满痛苦的表情,甚至扭曲了起来,握着七彩龙鳞枪的手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,最后更是连七彩龙鳞枪都掉落到了地上,化为灰烟消散一空,而叶天斩整个人更是因为痛楚而蹲到了地上。
 
    铅汞鼎中居,练成无价珠??我有绝世炼丹术,炼得续命丹在手,阎王也要靠边走!
 
    她,唐心,堂堂二十一世纪鬼手天医,一朝重生,竟成五岁孩童被困笼中?真是叔可忍婶也不能忍!一把极品媚药,让几个男的玩扑倒去。
 
    身世不明?是被弃孤儿?没关系,认了唐相为爹,整个相府都是她的家,多了个美貌娘亲和胖子哥哥,貌似也不错。
 
    没有武之力是修炼废物?我凝的是灵气,修的是仙体!炼得是神丹,是凡人可以相比的吗?
 
    只是,她没想到,神秘的身份竟引来杀身之祸,毁了她幸福的家园,杀了护她疼她的胖子哥哥,连累了爹娘下落不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